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嫡女贵嫁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太子妃薨了的消息也传到了浅月居,正拿着一本书翻看的曲莫影,听到雨冬气喘吁吁的跑来说的这个消息,手中的书重重的滑落下来,砸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雨冬愣了一下之后,也突然想起曲莫影和这位没见过的太子妃的关系,那是表姐妹关系,急忙劝道:“小姐,您别伤心,太子妃的身体听说早早的就不好了,之前一直也在吊着命,眼下”

    雨冬的话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,愕然的看着曲莫影微闭的眼角滑落的两行眼泪,自打跟了这位曲四小姐之后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位曲四小姐都没有哭过!

    “小姐您节哀!”雨春也急忙劝道,和雨冬两个对望一眼,心慌不已。

    以前还能看到自家小姐默默垂泪,自打回了曲府之后,小姐仿佛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,再不是当初那么一副不爱说话,孤僻的把所有的心事都藏在心里的那个小姐了,处事之间居然让雨春觉得强大。

    这强大,也很让雨春觉得欢喜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一刻,却让她似乎又重新感受到了那个曾经的无助的四小?姐。

    “我没伤心,其实这死了,可比活着好多了。”曲莫影站起身,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的一角天空,眼角还挂着泪,樱唇却微微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,总算是“死了”,裴洛安等的太久了吧,眼下这个时候,算起来并不突兀。

    就在听到裴元浚遇刺的故事的时候,她就想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季寒月的死是必然的,因为真正的季寒月早就已经死了,之前拖下来的原因,只是为了让人不怀疑季寒月嫁入东宫就发生巨变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目地当然是为了给裴洛安洗脱嫌疑!

    而眼下这个时候宣布了死因,却又是为了替裴洛安洗清行刺裴元浚的嫌疑,必竟他和太子妃两个“情深似海”,这种时候也没有其他的心力去行刺裴元浚,把他从行刺裴元浚的事情上面消掉,可真是好算计!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死都死了,还能替裴洛安证明清白,可以让裴洛安以自己的死,洗刷他!自己的死,果然是每一份值都被裴洛安利用的完全,没有一丝残渣留下。

    眼角处缓缓的升起一股子戾气,森寒的如同幽冥鬼狱,裴洛安,季悠然,既然她重生了,就是血债血还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小姐”

    雨冬的话被曲莫影打断了:“我为太子妃的亲表妹,应当可以去太子妃亲自祭拜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可以的,不但小姐要去,曲府满门上下都应当去,只要和太子府扯上关系的人家都应当去。”雨冬对这个还是比较熟悉的,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替您准备麻衣。”雨冬懂事的接口道,她的绣活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好!”曲莫影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粗布麻衣,难道府里不能制,还要小姐自己制?再说了,去往太子府又不是小姐一个人的事情,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主子,有一个算一个,都必须得去,怎么能就这么让小姐自己准备?”

    雨冬不解的道,在他看来,这些事情都应当是于氏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府里自然会制,但我们还是自己制几件的好。”曲莫影转过头,眸色一片淡冷,重新回到椅子上坐定,眼角已经干干净净,仿佛方才那一刻,软弱的并不是她似的,眼下她是曲莫影,并不是被人害的尸骨无存,最后一丝剩余价值也被轧干的季寒月。

    “小姐是说,那边的母女会对小姐不利?”雨冬多聪明啊,立时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伸手往于氏住的院子指了指。

    曲莫影微微点头,又吩咐道:“雨冬你一会出去,去大理寺少卿府上,问问表哥什么时候去祭拜,能不能跟季府一起去祭拜太子妃?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越文寒,和她的前世今生都是表亲关系,自然也是要去祭拜的。

    她要和越文寒一起,然后再跟季府碰面,重生回来之后,她除了见过季悠然,还没有跟季府的其他人见过面。

    如今一并见了,再见机行事,她就不相信父亲和妹妹已经被害,季府的人一无所知,如果是知道了,那又是谁在暗中帮着裴洛安,只是一个季悠然的父亲季永安,没那么大的能力,可以封锁住父亲所有的消息。

    太子妃薨了?做为太子妃娘家的凌安伯季府要如何表现?

    皇上议事的御书房里,微微有几分苍白病容的皇上,精神很不好,方才得到消息说儿媳妇死了,他一个久病之人,心里能高兴起来才怪。

    前脚才知道裴元浚被人行刺,差一点出事,幸好一位路过的世家小姐叫了一嗓子,而后有人相助才没事,后脚太子妃就死了。

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