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嫡女贵嫁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本王知道不是太子的事情,都是本王没眼力劲。”裴玉晟这时候也恢复了过来,向着裴洛安拱手道,神色和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裴洛安过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脸带苦笑:“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,孤这一生心仪何人,你也知道,眼下芳踪已逝却让孤情何以迁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眼眶都红了,侧过头拿帕子在眼角抹了一下,目光又落在当中的棺椁上面,眼神中的伤心谁都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大哥请节哀,太子妃也是为了大哥,若太子妃九泉之下知道大哥这么伤心,也会跟着难过的。”裴玉晟安慰他道。

    “孤知道可孤孤此生再没有心仪之人了”裴洛安眼泪再凝不住,落了下来,手用力的握着帕子,身子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裴玉晟急忙上前去扶:“大哥,你是千金之躯切不可如此,要好好休养着才是,太子妃并不愿意看到你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孤心里难过的紧。”裴洛安点点头,抹干净眼泪,又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神色变得生无可恋,“若不是父皇、母后还需奉养,孤此时宁愿跟着她一起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父皇和母后知道你的孝心的”裴玉晟又劝道。

    见这兄弟两个恢复了兄友弟恭的样子,长玉长公主才松了一口气,对自己的夫婿使了一个眼色,一家人全退了出来,待到退到外面,两个男子去了外面,长玉长公主带着女儿香容郡主往里面去。

    她得进去跟季悠然说说这话,让她多提防曲秋燕,原本一个女人是不值当什么的,太子要了就要了,但偏偏景王和这个女人的事情,现在大家都知道了,若又闹出太子的事情,而且还是在太子妃丧礼之上,那可是整个皇家的丑闻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长玉长公主热心,实在是她怕这事牵扯到自己身上,眼下看到这事的表面上似乎就只有自己这个外人,以后若是传出去,必然会觉得是自家府上传出去的,到时候她连太子和景王一起得罪了,还不如现在直接跟季悠然说去。

    这以后季悠然能怎么办,也跟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只是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一大帮子人过来,当先一人正是季悠然,只不过季悠然脸上蒙了一块面纱,如果不是她身边的人全是东宫的下人,长玉长公主一时间也认不出眼前的人是季悠然。

    “见过长公主。”看到长玉长公主,季悠然急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长玉长公主叫起后,目光落在季悠然的脸上,皱了皱眉头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之前进门的时候,季悠然还是好好的,眼下这样子看起来倒象是有什么不好的似的。

    “突然之间肿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撞到了什么。”季悠然低下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请太医看看?”长玉长公主的眉头越发的紧皱了起来,今天是太子妃的丧依,季悠然是太子府内院唯一的主子,脸上突然之间肿起来,这还怎么接待?

    “看过了,说是过敏了,说是一种草的汁水。”季悠然委屈的道,“我也不知道得罪了谁,可今天往我脸上抹过的就只有曲侍郎府的四小姐,我过来就是问问她是怎么回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曲三小姐?”长玉长公主没听清楚,愕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曲四小姐,之前我见她是太子妃的表妹,又是一个可怜的,就抱着她哭了,她当时用袖子给我抹了一下眼泪,没想到,没想到就这个样子了。”季悠然这时候恨的吃了曲莫影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当然不只是曲莫影,还有曲秋燕,曲府的二个贱丫头都不是什么好的,枉她还一心想跟她们交好。

    一个故意抹自己的眼泪,害自己眼下见不得人,太医看过了,说要好几天才能退下去,但伤口处原本好了的地方,却又隐隐作痛,太医说还有可能恶化,之前的伤好不容易好了,眼下居然又有可能恶化,季悠然如何不怒。

    至于曲秋燕,她派来的丫环已经说的清楚,太子和曲秋燕两个居然在太子妃的灵堂里暧昧不清,听说太子还替曲秋燕擦眼泪,不用说曲秋燕勾引了太子,这让季悠然怎么忍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季寒月死了,她离太子妃的位置也更近了一步,这个时候居然冒出来一个曲秋燕?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弄死了季寒月一家,曲秋燕敢伸手,她就敢把她弄的身败名裂,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匆匆过来,就是想把这事揭开,逼太子处治曲秋燕自证清白。

    她连季寒月都对付得了,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侍郎之女。

    “曲四小姐晕过去了,太医正在诊治。”长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