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下一个人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临近年关, 在皇都念书的贺族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皇帝的意思, 今年, 燕川北境安定,这些在外漂泊的贺族孩子们都回到了家乡。

    贺家兄妹也都回了,贺塔塔娶了个皇都的妻子, 是中书省右拾遗家的女儿,性情肖父,刚正不阿, 因敬仰贺塔塔的才华,贺塔塔登门求娶, 她立刻点头,自己拍板做主把自己嫁了,如今做贺族媳妇已经是第六个年头,晴兰见过她和她的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但因这是贺塔塔和他的妻子第一次回燕川,所以贺家人按照接新娘的礼仪,备好了接亲礼, 就如当年晴兰嫁来一样, 虽然阵容上差一些,但该有的也都有, 金秋那些魁梧的汉子早已在城门口摆好队形,高高举起手中的龟壳, 要“吓唬”这个第一次来燕川的新媳妇了。

    晴兰在皇都那些年, 受这些贺族子弟照顾颇多, 与贺家兄妹关系亲近, 因而听说他们要回,尽管身重不便,晴兰还是一早就等在雅明城口,等待着这些贺族人回家。

    看到那熟悉的仪式,晴兰扯了扯步溪客的衣袖,小声说道:“你们这里,都是要吓嫁来的新娘吗?”

    步溪客道:“不是吓新娘,是吓邪祟,保新娘。以前,我们这里苦寒,若是新人从外州嫁来,大多会水土不服,又背井离乡心情苦闷的,婚后很容易生病。我们把这个叫邪祟欺负新人,所以,为了让你们不生病,这个卜卦问吉除邪祟的风俗就保留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晴兰不以为然:“怕是邪祟没被吓走,新娘倒是被你们吓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想起来了。”步溪客道,“小姑娘你嫁我时,的确吓得不轻,手脚都是冰凉的,我怎么暖都暖不热,真让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贺塔塔的妻子并没有被吓到,相反,这位成婚多年并已有两个孩子的新娘非常像皎皎,瞧见热闹,还亲自走出车轿,带着孩子兴致勃勃地观看。

    晴兰惊讶地发现,这位皇都的姑娘,听得懂贺族话,也会讲。

    步溪客不禁问道:“晴兰,你嫁来多年,怎么只会那么两句?”

    这个两句,是实打实的两句,一句烦人,一句不要。

    烦人是骂步溪客的,至于不要……是说给皎皎这个皮猴的。

    不要乱跑,不要乱动,不要乱吃东西……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晴兰红了脸。

    贺族的人很少和她讲方言,虽然她的婆婆是贺族人,但因为步固是燕川人,祖上又是从皇都来的,所以官话讲得很好,平日里,家中都是用官话交流,步溪客和皎皎也习以为常,并不会对她讲贺族话。

    兄妹俩一般是在贺族的重要节日上,才会说一些贺族话,也很短。晴兰能接触到的,只有步溪客有时为了逗她,故意说给她听的,看她迷茫猜测时的可爱样子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晴兰会对他说的只有这句:“烦人!”

    贤才们回故乡,燕川侯自然要宴请表示。

    宴席上,贺图文神神秘秘拿出一沓图纸,交给了步溪客。

    步溪客道:“皇上也同意了?”

    贺图文点头:“只是太后有些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贺图文道:“她怕我们有取皇都的野心。”

    步溪客道:“我爹领了侯爵,兵权也交了,她还怕什么?”

    贺图文点头:“皇上也是这么跟太后说的。我也亲自进宫与太后说了,我说贺族女子双十这年的生辰是要大办,若是已婚配,丈夫需要提前半年操办,公主二十生辰那年,因北境未定,没办法大办,驸马很是愧疚,我就这么跟她说的,我说你只是想给公主补一个生辰礼。 ”

    “我本意也是如此。”步溪客道,“他们皇都难道是什么好地方?日日夜夜提心吊胆我觊觎皇都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玩起了飞花吃酒,狐球也凑了热闹,眼中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步溪客看了儿子一眼,叹气道:“不过,可能会有人认为皇都好,也确实……你们到皇都读书的,学识才华上,的确要比留在燕川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,论藏书学问,咱家是没法跟天子皇城比。”贺图文卷好图纸,“我跟皇帝告了假,这三年,就留在燕川给公主修宫殿了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步溪客给她敬了杯酒,又问道,“怎样,去了那么多年,朝中可适合你?”

    “激流勇退了。”贺图文笑道,“我哥哥是把家安在了皇都,无法再动,因而必须直面朝堂风雨,我就自由些,见水深火热,早早辞官还乡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很棘手?”

    “吃人不吐骨头。”贺图文摇头叹息,“你可知道,我在皇都,几年都不敢舒展身体?盯着你做文章的人太多,加上这几年国基不稳,东宫体弱多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储君身体康健吗?”

    “药罐子里泡大的。”贺图文说,“不过好在已活过三岁,没大病,皇帝看管得严,还算平安。”

    步溪客听出了她的意思,点头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。”贺图文道,“等会儿我哥哥会给你看封密旨。”

    问了这么多,步溪客已经知道了皇都的大致情形,眉头一皱,道:“……是有关我儿子的?”

    “骠骑将军真是冰雪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。”贺图文耸肩,“具体什么事,要看了我哥手中的密旨才能知道,但这次回来的大家,心中都有数。皇帝想让小郡王到皇都,做东宫伴读,为东宫稳固再加个筹码,好断了其余皇子们的心思。不过,听我哥的意思,临行前,皇上说,若是公主不舍就算了,但如果小郡王跟我们一起回皇都,他会给步家再封一侯。骠骑将军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护子心切。”步溪客沉吟许久,道,“……那就按皇上所说,我也看公主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晚上,贺塔塔给步溪客和晴兰读了密旨。

    不是那么震惊的晴兰说天亮再给答复。

    她和步溪客商量了一晚,临天亮时,她叫醒狐球,问了狐球的意思。

    狐球眼睛一亮,道:“我去!”

    晴兰心酸不已,说道:“狐球,你要是去,开春就要和他们一起动身南下,以后,想我们时,怕是见不到了,妹妹出生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出生我会回来!”狐球道,“爹,娘,我想回皇都念书,和这些在皇都的贺族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学得本事,荣归故里?”步溪客嗤笑。

    狐球愣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不是……但我很想去!爹,你也说过,有眼见学识,才是真男儿!”

    夫妻俩沉默了好久。

    晴兰把狐球圈在怀里,不舍又欣慰道:“好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