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皇后只想混吃等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84章

    叶卿仰着脑袋跟他大眼瞪小眼互瞪了几秒,觉出他这话不太对味儿。

    她讪讪挪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萧珏似笑非笑望着她:“不要了?”

    听出他话里的调侃之意,叶卿涨红了脸,正想回话,马车外却突然异动起来。

    王荆驾马前来扣窗:“陛下!大昭寺山上起了浓烟!”

    萧珏面色一变,一把掀起车帘,山峦之巅果然浓烟滚滚,那个位置……正是云妃的小院!

    叶卿瞳孔一颤。

    萧珏面皮绷紧,他抓在车窗木板上的手因力道太大而骨节泛白。

    “备马。”他咬字极重的道。

    王荆很快就牵了一匹青骢马过来,萧珏拨开车帘便往车下走去。

    叶卿眼见他跨上了战马,忙唤了一声:“陛下,臣妾跟您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萧珏扭头看她一眼,他面上依旧全无悲喜,只是明显能感觉到他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。那双锐利的凤眸永远也叫人看不透,黑漆漆的尽头,却透着一股怆然感。

    他没有拒绝,只朝着叶卿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叶卿见此,忙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他俯身拦腰一勾,叶卿便落到了马背上,再狠狠一甩马鞭,青骢马撒开四蹄就沿原路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荆不敢耽搁,点了一队骑兵跟上去。

    墨竹和文竹会武功,也寻了两匹战马驾马跟上。紫竹和安福不会骑马,同车队跟在后边。

    山路曲折环绕,明明能直接看到大昭寺所在的山峦,策马许久却依然没到山脚。

    叶卿用力抱紧了萧珏的腰身才能保证自己不被甩出去,她头贴在萧珏后背,还是能感觉到疾风划面,耳畔全是呼啸的风声,还有踏踏的马蹄声,以及萧珏不断甩马鞭的声音。

    到了大昭寺山门前,萧珏弃了马,一把把叶卿裹进怀里,运起轻功越过那九百九十九级石阶,直往后山而去。

    越往山上走,浓烟越浓。

    待到了云妃所居的小院前,火舌已经卷落了屋上的横梁,整个小院轰然坍塌。

    院外站了不少拎着水桶的僧人,个个灰头土脸,皆是一脸挫败。

    住持一脸悲悯,捻动佛珠念着往生咒。

    烈日灼人,山上的荒草枯叶几乎要被晒得燃起来。

    萧珏瞳孔里倒映出那熊熊燃烧的屋舍,喉咙里发出一声怆吼,干涩,钝痛,最后都归于喑哑。

    帝王带着他完美的冷漠面具,倔强的不肯露出一丝一毫的脆弱,唯有那殷红的眼角出卖了他的悲伤。

    这场大火一直燃到了日落西山才算彻底熄灭。

    房屋点燃前,应该是浇了松油,才烧得这般干净,除了灰烬,什么都不剩。

    仿佛云笙这一生里的所有罪错和不幸也被这场大火烧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一个矮胖的影子踏着残阳走来,手中捧着一个南疆特有的花鸟彩釉瓷瓮,是方神医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夕阳下的南方:“闺女,师伯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方神医说,把骨灰带回南疆葬在她师父坟旁是云笙的遗愿,不用立碑,不用垒坟,在她埋骨灰的地方种一棵桑树就好。

    她盼着回家盼了好多年,早些年,她因为爱,因为恨,被困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幡然悔悟时,一切已经迟了,她已背了一身的罪孽,被愧疚和悔恨囚在了这方寸之地。再后来,她老了,回到千里之遥的南疆,更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桑梓之地,父母之邦。

    如今尘归尘,土归土,她一身皮囊化作余烬,终于能回到生养她的那片土地。

    大昭寺的僧人当夜为云笙做了法事。

    两日后方神医收拾行囊,带上云笙的骨灰踏上了回南疆的行程。

    此去山远路遥,方神医跟着一个跑商的商队共行。

    十里坡外,一辆马车停在高坡处,这里视角正好,坡下的官道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天阴阴的,坡上杂草丛生,萧珏一身素净白衣站坡前,呼啸而过的山风扬起他的衣角,在苍茫的天地间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,却更显寂寥。

    白色的冥币被风吹得四下飘零。

    不远处立着一辆青蓬马车和几十名身着黑衣的亲卫,恍若一堵黑墙。

    风声喑哑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枯枝上传来几声鸦啼,阑珊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萧珏心头。

    阴沉沉的天越压越低,淅沥小雨落在萧珏衣襟上,那些冷宫里的谩骂声和殴打似乎也渐渐远了,模糊不清起来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满心恐惧泪流不止只为求一丝垂怜的少年,而今心已冷若硬铁,哪怕痛裂碎骨也不会掉一滴泪,冷厉的凤眸下似乎已忘掉所有过往。

    叶卿坐在青蓬马车内,听见细雨敲打车顶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撩起车帘往外看了看,雨势渐大,天地苍茫,枯草被雨水打得伏地不起。萧瑟寒风里,天地间的一切都变得渺茫起来。

    “拿伞来。”叶卿吩咐了声。

    墨竹将一柄油纸伞递到叶卿手中,叶卿撑开伞走下马车。

    她今日亦是一身素白。

    冷风撩起她的衣裙,凉意入骨了几分。

    是了,不知不觉,已入秋了。

    叶卿望着远处那个这一世仿佛谁也越不过的身影,一步一步朝他走去,不急不缓,步履坚定。

    雨中泥泞的地面留下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她从第一世懵懂无知被送进宫的那一刻,一直走到历经三世又与他并肩的这场风雨中。

    细雨迷蒙,她看到少年时的他于案前埋头苦读,眉宇深皱恍若山川沟壑。她看到他银枪白马出征关外,眼中神采飞扬。她看到他皇袍加身受着百官朝拜,从此面上却不见半分笑颜。

    她还看到了铺天盖地的红绸,他一身喜服,用直接分明的手指掀开她的喜帕,那双淡漠又带着锋芒与冷厉的凤眸中似乎闪过惊艳。她看到红绸都化作了粘稠鲜血,她中箭倒在他怀中,她看到他眼底的惊愕和慌乱,她听见了悲切的哭声,那哭声和新婚时宾客的笑声混在一起,清晰又遥远。

    “珏哥哥,若……若有来生,你喜欢……喜欢我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生两世,她们终归还是在彼此心口上留下了烙印。

    错开时空,遗失记忆,宿命还是让她们又羁绊到了一起,哭过,痛过,笑过,爱过。尘封的记忆撕开伤疤,明知是痛明知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