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皇后只想混吃等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92章

    昭阳宫的小厨房里依旧热火朝天,萧珏一头闯进去,还吓坏了不少宫人,乌泱泱跪了一地:“参见陛下!”

    安福跟在后边,急得焦头烂额:“陛下,君子远庖房,您进厨房作甚?”

    萧珏没理他,在灶台边忙活的叶卿听见外边的声响,回头就瞧见萧珏大步走来,她忙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赶在萧珏走近灶台前把他推出去:“晚膳时辰还早着呢,陛下先回去等着。”

    萧珏一眼瞧见了案板那边摆着发酵好的面团,他脸色一变,拉了叶卿的手就要往外走:“这些事交给下人们做便是了,你是皇后,哪能成天操心这些。”

    叶卿觑了一眼那盆自己好不容易做好的肉馅,继续把萧珏往外推:“昨天那个月饼不圆,今儿个中秋,我给你捏个圆的月饼。”

    私底下的时候,她跟萧珏也没那么在乎称呼,时常是上一句还自称臣妾,下一句就称“我”了。

    昨天她坏心眼逗了萧珏一出,今天在太后宫里吃了个午宴,发现宫里厨子做的月饼种类繁多,但没有肉馅的,这才想回来做点鲜肉月饼。

    好歹是中秋夜,不吃个月饼怎么成。

    萧珏不知叶卿的主意,想到待会儿又得吃个盘子大小的五仁月饼就胃疼。

    他不好明着跟叶卿说让她别做五仁月饼,就只想着把人从厨房哄出去,他道:“一会儿你换上祭月礼服,祭完月后,朕带你出宫看花灯,今年大昭寺还要燃宝塔灯贺节。”

    祭月和燃宝塔灯都是大翰中秋的习俗。

    祭月是祭拜月神,祈求上苍庇佑赐福。

    宝塔灯是用瓦砾堆砌成七级浮屠塔,塔中供着地藏王,塔四周燃灯,称为“塔灯”。京城内除了被称为国寺的大昭寺,还有其他一些有名的寺庙,年年都是这些寺庙轮着燃宝塔灯。

    今年轮到大昭寺了,以大昭寺在百姓中的声望,想来会比往年热闹得多。

    叶卿很是犹豫了一番,祭月她参加过,可燃塔灯那是得出宫才能看到的盛景,所以从未见过,不免有几分新奇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我一会儿,我先捏两个月饼出来。”叶卿不死心跑回去搓月饼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下人早被安福打发走了,他也不好杵在这儿碍事,十分知趣的退到门外边候着。

    萧珏瞧着她用的是肉馅,一直隐隐作痛的胃似乎才舒坦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卿捏好一个回头看了看,瞧着灶里的火似乎快熄了,顺口说了一句:“帮忙加点柴火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才意识到小厨房里除了她自己,就只剩萧珏,让矜贵的帝王给她当火夫,这是做大梦呢,叶卿自己都笑了:“你往这儿一杵,烧火的小太监都跑出去躲懒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想真要萧珏去帮忙烧火,毕竟这是一个王权至上的时代,别说是帝王亲自烧火,便是平民百姓之家,基本上也是妇人包揽了厨房,家中的男丁压根不管灶上的事,认为那有失身份的事。

    她寻了块干净帕子擦擦手,正打算自己去加柴火,却见穿着一身杏黄锦衣的帝王坐到了灶台后边的小凳子上,正往灶里添着柴。

    有了新柴,火光又亮起来,他衣襟上金红色的祥云纹反射出光泽。

    他那双手,修长而骨节分明,不管是执笔还是持剑,抑或是挽弓搭箭,都极好看。

    连根柴禾握在他手上似乎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。

    萧珏抬眸见叶卿怔在原地,挑了一下眉:“愣着作甚,不是说要做月饼么?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叶卿突然就把这一刻的他,和那日拜访郭老将军,在他家门外瞧见郭老将军烧火煎药的那一幕联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是九五之尊的帝王,一个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将军,他们也会有放下一身桀骜,跟个世间寻常男子无异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卿形容不出自己心中这一刻的感觉,她望着火光映照下尊贵无双的帝王,像是困惑,又像是惊讶:“陛下还会生火?”

    萧珏用铁钳子把一根燃断的柴火往灶里边送了送,蹙眉瞧了叶卿一眼:“皇后是觉得朕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么?”

    烟火满人间,叶卿突然就觉得这一刻她们跟一对寻常夫妇无甚区别。

    她抿嘴无声笑了笑,打趣道:“不敢不敢,臣妾是怕累着金尊玉贵的陛下。”

    萧珏听出她话里的挤兑意味,也没恼,反而顺着她的话道:“金尊玉贵又如何,皇后都能亲下厨,朕为你当一回火夫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就劳陛下看着些火候了。”叶卿因为他这句话,嘴角的弧度愈深了些,转身继续做月饼。

    放进去的干柴炸开,迸出一串火星子,萧珏瞳孔里映着火光,他缓缓道:“金尊玉贵不过是个壳子,壳子在的时候风光,壳子若是丢了,底下没有些实心的东西,还比不得那些泥捏的壳儿。”

    瞧着灶上的柴火能燃些时候,他便拍了拍手从矮凳上起身。

    走过来瞧见叶卿在砧板上用刀切了不少小面块,而叶卿正在给手上的面团包馅,他瞧着叶卿只用用筷子挑了一小团肉,便道:“肉馅儿可以多包些。”他一点也不喜欢吃面团。

    叶卿忙着把馅封严实,头也没抬:“馅包太多会裂开。”

    做小月饼可比做昨天那样的大月饼难多了,叶卿还是个生手,捏起来颇有几分费劲。

    萧珏单手托着下巴:“把面团摊薄点就成了。”

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