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皇后只想混吃等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98章

    萧珏上前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许是吹了这么久夜风的缘故,叶卿额头一片冰凉。萧珏当即解了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:“朕送你回宫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弯腰,就把人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边还有许多事等你处理……”叶卿怕摔,连忙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襟。大昭寺中混入了这么多西羌人,还在地底下建了密道,怎么看都非同寻常,萧珏应当是抽不开身的。

    萧珏低头看她一眼:“这里有两万官兵把守,王荆和顾砚山也留在寺中,出不了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叶卿这才安心了。

    她窝在他怀里,头贴着他的胸膛,听着他沉重而有力的心跳,突然就有了种,哪怕天塌了,只要有这个人在,她也不怕的感觉。

    先前来大昭寺看燃塔灯的百姓早走光了,如今空荡荡的广场上,只剩那用瓦砾堆起来的七层浮屠塔,宝塔四周悬挂着琉璃灯还亮着。满月的清辉下,婆娑树影仿佛是演绎了一场人世悲欢离合。

    大昭寺这一晚风波不断,先前跑出来的僧人们被官兵围了起来。他们也不知明日大昭寺的命运将会如何,纷纷席地而坐,自发的开始诵经。

    寒夜,秋风,古寺,诵经声。

    衬着长夜里这么一盏塔灯,倒也显出几分佛性。

    萧珏步子迈得很稳,哪怕是下那九百九十九级石阶时,叶卿也没感受到什么颠簸。

    宫里的禁军许是也得到了消息,早早等候在山下。

    先前拥堵不堪的人群马车已没了踪影,四周只有驻守的官兵。

    萧珏抱着叶卿朝着就近一辆马车走去,马车比她们出宫前坐的那辆大了不少,车轮也比一般马车大了一圈,看样子是防震的,车壁厚实,约莫是在木板里边嵌了钢板。

    墨竹和文竹扶着叶卿上了车,萧珏却没有上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出叶卿眼中的担忧,他又回望了对面那辆马车一眼,冲叶卿道:“你在马车里等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叶卿不知萧珏过去是作何,便掀开马车车窗的帘子往对面看。

    萧珏走过去,还没到对面那辆马车前,那边马车的车帘就被掀了起来,坐在里边的赫然是顾老将军。

    夜色浓重,叶卿看不清顾砚山气色如何,但见他是被一个亲兵扶着起身的,心中不免微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样子,顾老将军是受伤了,恐怕还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顾爱卿,你受了伤,先回府就医。”萧珏嗓音压得有些低,威严却半分未减。

    顾砚山只是摇头:“多谢陛下关心,方才军医已经给老臣看过了,老臣只是被砸出了点淤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萧珏先前再次下密道,是有暗卫传信说找到住持被关押的地方,还发现了大量囤积的火药。萧珏怕西羌人狗急跳墙点燃那批,届时只怕整个山头都会给炸平,这才又折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熟悉密道地形,遭了暗算,萧珏右肩种了一箭,好在是救出了住持。

    这密道是前朝皇室建立的,听说当时前朝皇帝一心求佛问道,不理朝政。后来藩王造反,为了方便前朝的亡国皇帝出逃,保皇一党才特地修了这密道,只有大昭寺的历代住持才知晓。

    住持说除了他,现在只有他的嫡传弟子明华知晓这密道。最终萧珏一行人在住持的指点之下,放下了那间堆积火药的石室的石门,又捣毁了开启石门的机关。

    他们出去时候恰好碰见顾砚山带着人找过来,一行人沿路返回时,却不想西羌人早埋伏在了外边,企图用火药炸死他们。这批火药数量虽比不得被锁在石室里的那批,但还是炸毁了大段密道。

    进去的官兵和暗卫为了掩护主子,死伤无数。萧珏因为肩上的伤受制,险些被密道顶掉下来的乱石砸伤。情急之下,是顾砚山扑到他身上替他挡了那些碎石。

    顾砚山当场就被砸得吐血,只是因为他是即将出征关外的统帅,这时候若是传出他受伤的消息,只怕会军心大乱,所以萧珏才下令严守此秘密。

    他命人假扮顾砚山坐镇大昭寺,一则是为了给西羌贼子心理压力,二则也是为了稳定大翰军心。

    却不想顾砚山这个老顽固,根本就没听他的吩咐回府治伤,还留在大昭寺山脚下。

    听得顾砚山那番话,萧珏眉头紧锁:“立即回府,朕会派太医院医正前去府上为将军看伤。但凡有半点不符,朕便砍了军营里那学术不精的庸医!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顾砚山急切唤了一声,许是说这话的时候太用力,他当即用手掩着咳嗽几声,一声连着一声,撕心裂肺,几乎是要是咯出血来。花白的长须之下,满脸褶皱,再怎么自欺欺人,他也不是当年那个过五关,斩六将,以骁勇著称的云台二十八主将了。

    “义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义父,您就听陛下的劝,回府好好养伤吧!”

    今夜云台二十八将中来了五个,他们围在顾砚山马车外,皆是一脸苦大仇深。

    自从顾砚山之子顾临渊战死关外的消息传回京城,顾砚山座下的云台二十八将就都认了他做义父,立誓以生父之礼待他。

    顾砚山没听义子们的劝,一双饱经沧桑却依旧清明的眼望着萧珏:“陛下,老臣还能战。出征的日子已定,若是延缓出征日期,或是临时更换主将,这都是兵家大忌。”

    他等在这里迟迟不肯回府就医,就是为了恳请萧珏三日后照常出兵。

    萧珏目光里有了太多沉重的东西,他道:“这些朕自有定夺,顾爱卿只管回家养伤便是。”

    顾砚山挣扎着要起身,围在他身边的义子们忙扶起他。

    萧珏见顾砚山是要下马车,忙喝道:“顾爱卿!”

    顾砚山却不听,下了马车,他一撩战袍,以三军将帅之礼跪在萧珏跟前:“陛下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