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皇后只想混吃等死最新章节!

    番外2

    这次轮到叶建南怔住。

    看着黎婉婉眼泪簌簌直落,嘴角却倔强的挂着一丝轻嘲,他沉默片刻,也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最后站起来,躬身作了个揖:“是叶某人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就牵马离开了茶棚。

    黎婉婉惊得眼泪都忘了掉,丫鬟杏芷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一阵死寂过后,茶棚里又爆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:

    “叶建南,你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再逛镇子的心情是没有了,黎婉婉一路哭着回了大船,不管别人安慰说什么,她都只哭吼一句:“我要回西陵!”

    黎员外听说了叶建南这波骚操作,也是气得拍案怒骂王八羔子。

    第二日商船行驶至淮州,黎家人刚下船住进自家名下的客栈,知府夫人就递了拜帖过来。

    淮州跟西陵只有一境之隔,淮州知府夫人是个八面玲珑的人,不仅在官太太们中间得脸,对于那些商贾贵胄,也颇有结交。最重要的是,这位夫人最擅长保媒,已经促成了好几对佳偶。

    淮州这一片的官眷,家中要交代女儿或是去给儿子看媳妇的,通常都会上门去拜托知府夫人。

    因此得知知府夫人突然找上门来,黎员外还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生意场上的人脑袋都灵光,他很快就想到许是有人家已经知道黎家献粮有功,被封皇商,上赶着说亲来了。

    找个样样出挑的后生帮黎婉婉把婚事定下的确是黎员外的心愿,因此他也热络接待了知府夫人,命丫鬟上了最好的茶。

    “论茶啊,还是属黎员外家的最好,形美、色艳、香浓,味醇。”知府夫人喝了一口丫鬟端上来的茶,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黎员外笑呵呵跟樽弥勒佛似的:“知府夫人若是喜欢,回头带几饼茶叶回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知府夫人连连摆手:“这可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黎员外笑吟吟:“使得的使得的。”

    知府夫人瞧着黎员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来意了,又抿了一口茶才笑道:“黎员外是个敞亮人,那我也不卖关子了。今儿个啊,我除了来向黎员外讨杯茶喝,还想给贵府小姐说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黎员外等的就是这句话,当即笑呵呵道:“不知是哪家的人杰才俊?”

    知府夫人笑容爬了满脸,还没说出口,突然被一道清丽的嗓音打断:

    “不管对方是谁,我嫁。”

    知府夫人有些纳闷,朝大门处看去,就瞧见门口处站着一名穿着湘妃色襦裙的少女,少女容颜艳丽如海棠花一般,神色间似乎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这话镇住了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黎婉婉本还在房中郁郁寡欢,杏芷得知知府夫人上门来说亲,偷偷告诉了黎婉婉。黎婉婉二话不说就跑待客的客房来了。

    杏芷本以为黎婉婉是不想让知府夫人给自己看亲,却没想到黎婉婉说出了这样一番惊世骇俗的话。

    黎员外虎着脸道:“婉婉,别胡闹,退下。”

    黎婉婉性子拧,决定了的事情,除非她自己变卦,否则谁的话都没用。

    昨日她不过说了一句重话,叶建南竟然扭头就走,这让黎婉婉觉得自己之前所做一切都像是个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怒气冲冲跑过来说了这样一通气话,黎婉婉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借此告诉他,本小姐不是非你不可。

    心脏一抽一抽的疼,原来在她自己还没发觉的时候,这份喜欢就已经这么深了。

    既然余生不再是你,那么她嫁给张家少爷李家公子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心如死灰大抵便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黎婉婉牵了牵了唇角,笑容发苦,语气却是坚决的:“爹爹,女儿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言罢她又看向知府夫人:“我是商家女,没有那么看重繁文缛节,劳知府夫人回去转告一声,让对方尽快纳征吧。”

    议亲有六个流程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和亲迎。纳采便是提亲,纳征就是订亲。

    饶是知府夫人见惯了市面,也被黎婉婉这番话震得一时半会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还是黎员外怒斥道:“真是越来越没规矩!来人,把小姐带下去!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完,黎婉婉也没有什么好再留的,顺从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番话会丢尽自己的颜面,可是那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她就要嫁给别人了,叶建南会后悔吗?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丝的后悔,黎婉婉想,那就是她想要的了……

    黎婉婉离开后,客房中陷入了短暂的僵局。

    但知府夫人和黎员外都是打官腔的好手,几句话下来,又把气氛圆了过来。

    黎员外惭愧道:“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,从小就被我惯的不成样子,叫知府夫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知府夫人笑得情真意切,半点看不出是在客套:“哪里哪里,令千金这是真性情。”

    该客套的都客套完了,虽然黎婉婉撂下狠话,可黎员外这个当爹的还是不能真由着她性子胡来。万一是个浪荡子或是个歪瓜裂枣的,直接滚蛋。

    于是他笑问:“不知是谁托夫人您亲跑这一趟?”

    连他们回西陵都等不及,显然是猴急的。

    知府夫人笑得见牙不见眼,一手攥着丝绢道:“不是我说,那可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人家!人家儿郎仪表堂堂,仕途通畅,官运亨达!”

    黎员外把这话在心中过了一遍,对方是个当官的。

    西陵和淮州地界担得起知府夫人那几个词夸赞的,也只有督查使家的小子。

    于是黎员外眯起眼问:“是梁大人家?”

    西陵督查使姓梁。

    知府夫人听了,却是连连摇头:“那可比梁大人家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