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烈火浇愁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宣玑被掠过纸页的阳光晃了一下眼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情有些复杂,武帝平息了父兄挑起的祸乱,虽然是以杀止杀,但他以一己之力镇压了乱舞的群魔,斩妖王、立界碑、设清平司,让多数人……和非人,从此有了活下去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故事里,天神只会作为牺牲,让群魔分而食之。

    能镇压群魔的,只有比群魔更凶狠、更可怕的魔头。

    以当代人的价值观来看,盛潇肯定不算什么道德高尚的人,但他生前做过的事,早已经跳出了道德的评价范畴。

    如果赤渊林下应阴沉祭文的真的是盛潇……

    宣玑起了个话头,没再说,但他复杂的心绪早就一股脑地漏了出去,不妨碍盛灵渊“听见”。

    盛灵渊顿了顿,说:“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宣玑:“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?那你记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些很乱很散碎的小事,”盛灵渊说,“不过有时候看到一些事,也能想起点什么,比如看见你们几位,我就想起了清平司。”

    宣玑正试图从中分辨出怀恋,就听见盛灵渊心里就又浮起毫无情绪的腹诽:“一样是杂种司,不过好在清平司没这么多废物。”

    腹诽完,知道自己藏不住心事的盛灵渊又客气地道歉:“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宣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该回答没关系吗?

    魔头这回的“记不清”没有水份,宣玑信了,于是觉得自己好吃亏——同样被扒光了大脑,他老人家什么都不记得,自己这边撒尿和泥的破事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什么和泥?”盛灵渊难得有几分迟疑,“唔……贵族的风尚真是高雅有趣。”

    宣玑立刻把脑子倒空,决定专心当个胸肌辽阔、大脑无沟的好花瓶。

    飞机就在他俩呆滞的对峙中落了地。

    调查对象季清晨——也就是最后一个祭品小胡子,常用地址在一个内陆省份的省会,跟那个被镜花水月蝶寄生的男孩“恰好”是同乡。

    此人表面上的职业是个不太红的网红,真实身份是江湖骗子。

    “肖主任把资料发过来了,”平倩如抱着笔记本电脑说,“季清晨,本地出生,高中肄业,因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后,跑到传销组织干过一阵,刚干到中层,组织就被举报取缔了。完事他又在民俗店里打了一阵零工,可能是在那受了启发吧,他后来开始沉迷‘玄学’。卖偏方,算命……什么都干过,积累了不少招摇撞骗的经验。这两年网络发达了,他又开始拍猎奇视频。”

    宣玑点了点头,听得很清楚,想当耳旁风都不行——因为平倩如每说一句话,他剑里那位就跟着学一句,学得一模一样,“跟读”完,还要用三倍速把整段话从头到尾再背诵一遍,能拿到外语学院当勤奋典型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让宣玑把重要的事情听三遍了。

    俩人谁也不敢胡思乱想,连正常思考都能免就免,脑子闲着没事干,于是一个认真练习普通话,一个沉迷工作,专心默背调查目标资料。

    “还有,肖主任说,我们这次过来,本地异控局的同事没几个能配合的,所以总局替咱们联系了当地公安机关,只说查‘投毒诈骗’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宣玑张嘴就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平倩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怀疑领导说话没过脑子:“您忘了吗,当地同事都接触过那个被感染的孩子,现在都给隔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”宣玑说,“老肖还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他还说,‘要是从这个季清晨身上查不出什么,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’。”

    盛灵渊字正腔圆地跟读一遍:“要是从这个季清晨身上查不出什么,你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。”

    宣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宣玑实在有点受不了,就在心里对盛灵渊说:“咱俩能稍微正常一点吗?要不试试坦诚相见?我觉得吧,人生在世,事无不可对人言,对吧?”

    他话音没落,盛灵渊就听见这小妖心里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句:“才怪。”

    于是魔头也笑吟吟地口头回了一句:“不错,你说得有理。”

    连带着心里想的“放屁”一起,打包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短暂的沟通谈判破裂,这二位只好又各自卸载大脑,比着当智障。

    “上次跟他一起去赤渊大峡谷的,都是他临时攒的人,有别的主播,还有跟来凑热闹的,移送了赤渊那边的公安局,仔细盘问过了,这些人跟小胡子没什么深交。”平倩如接着说,“还有那些在网上追捧他的,我也大概查了查,虽然也都神神叨叨的,但好像都挺有钱的,我觉得不太像是托儿。”

    宣玑随口接了一句:“我知道,那些本来就不是托儿。”

    平倩如和盛灵渊同时开了口——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宣玑被他俩问得一愣。

    盛灵渊不懂“托儿”是什么意思,对那些人谁是谁也不感兴趣,吸引他注意力的,是宣玑方才说了个判断句,但说话的时候心里什么都没想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吗,”罗翠翠可能是觉得自己在飞机上表现不佳,忙着在领导面前露脸,连忙凑过来说,“像他们这种骗子,真托儿不会经常上网的,现在网上的人可厉害了,留下一点痕迹都能给你查出来,那不就没戏唱了吗。”

    宣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:“嗯……对。”

    盛灵渊同时发现了——宣玑那句随口一提的判断像是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