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烈火浇愁最新章节!

    数万不生不死的巫人环绕在阿洛津身边, 那些窃窃私语声停了下来,他们一起转向洞口, 面朝着盛灵渊——记忆里的, 和记忆外的——无声诘问。

    时空像是凝固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寂静里,抱着头的阿洛津站了起来, 轻声细语地问:“哥哥, 我爹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蒙面的丹离大声说:“陛下, 不可近前!”

    “是他吗?”

    阿洛津伸手一指丹离, 他怀里那颗头上的眼珠就随着转了过去, 与此同时, 那些被烤熟的巫人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起偏过头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?”

    阿洛津的手指又指向盛灵渊, 他怀里头颅又跟众巫人一起转回来。

    更瘆人的是, 当阿洛津的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时,所有巫人也都跟着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神态。

    那个明朗如艳阳的少年变成了一只蜘蛛,巨大的网上黏着无数任他摆弄的飞虫。

    丹离断喝道:“陛下, 阿洛津已经入魔, 这洞中所有人的尸身都已经成了他的人面蝶傀儡!此地没有活人!”

    阿洛津纵声大笑,两行血泪从他怀里的头上流下来,所有巫人跟着他一起张开嘴。

    “活人……活人就很高贵吗?”

    记忆外的盛灵渊深深地看着他, 接上自己方才的话音:“因为那火叫做‘南明离火’, 小妖,你自称‘守火人’,看不出来它和凡火有什么分别吗?”

    宣玑苦笑:“陛下,您这一辈子, 跟别人说过半句实话吗?”

    盛灵渊闻声,缓缓转过头来,冲他笑了:“哦?何出此言哪?”

    宣玑忽然发现,原来他左眼外眼角靠下一点的地方有个疤,基本已经长平了,平时看不出来,只有笑起来、卧蚕凸起的时候,才露出一点很小的白色凹痕,像一滴悬在那的眼泪。

    烤熟的巫人们动了,他们随着阿洛津的心意往山洞外冲,另一边,蒙面的丹离飞快地结了个指印,纯白的火焰从他两袖中飞出,火焰凝成大鸟,尖唳一声,冲向死气沉沉的山洞和祭坛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却以身体挡住火鸟,喉咙撕裂了,叫喊不似人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丹离咆哮道:“陛下,若任凭他们离开此地,将亿万生民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语双关——

    变成恶咒的人面蝶一旦泄露出去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,因为这些蝴蝶明显和原有的品种不一样,弄不好会成为一场无声的瘟疫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阿洛津,他还是个正常人的时候,性情就很偏激,他憎恨妖族,就不管妖族里是否分好坏、是否有自己的立场,凡是沾“妖”字的,他全不能容忍,凡所经妖族城池,非得屠城不可,不留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他的仇恨十倍转移到人族身上呢?

    他被恶咒撕裂又拼齐无数次,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,已经活着入了魔,难道要让他杀遍天下人吗?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,少年盛灵渊颓然跪下,那雪白的火鸟越过他,呼啸着冲进山洞里,落在千千万万个巫人傀儡身上,人们在烈火中哀嚎、惨叫……就仿佛他们还活着一样。

    可就是焚不化、烧不死。

    少年盛灵渊蓦地从腰间拉出长刀,砍向离他最近的巫人头颅。直到头颅落地,巫人才挣扎了一下,颓然倒下,一只小小的人面蝶从他们身体里飞出来。

    阿洛津被漫天的火光挡住视线,嘶吼道:“丹离!你在哪?你这个骗子,你在哪!你不得好死啊!”

    丹离的声音从山洞外传来:“陛下!你还要纵容他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少年盛灵渊大吼一声,冲进了祭坛。暴虐的火像有意避着他一样,连他一个衣角都不燎,从被斩首的巫人身上飞出来的蝴蝶也避着他,那些蝴蝶汇成一道白光,朝阿洛津飞了过去,翅膀上无数张人面,凝成了一张似喜还嗔的脸,被随即追至的盛灵渊一刀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长刀去/势不减,一刀捅穿了阿洛津的胸口。

    那刀刃上寒光倏地一闪,无数巫人文字显露出来。阿洛津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刀,怀中头颅滚落在地,张嘴说:“这是我第一次带着族人……离开东川……从我爹那偷出来的那把……保平安、驱百邪……哥……”

    我把它送给了你。

    记忆里,少年天子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记忆外,千年幽魂束手而立,似乎事不关己。

    宣玑飞快地往后退去:“我可没得罪过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半句实话,难道你有么,小妖?”盛灵渊眼角的笑意加深了些,“你真是毕方后人吗?那你手上为什么会有那本千妖图鉴?那是丹离亲手所做——南明守火人。”

    山洞里的烈火突然激起狂风,伴随着阿洛津撕心裂肺的吼声呼啸而出,卷起了蒙面的丹离脸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这时,宣玑嘴里飞出一句话:“我要是死了,赤渊火会重新烧起来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盛灵渊一愣。

    丹离的面具被那狂风刮走了,面具下面,赫然是一张和宣玑一模一样的脸!

    那张脸露出来的瞬间,宣玑身后,一只手就撕开虚空伸了出来,手心有个血窟窿,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,而几乎与此同时,盛灵渊倏地动了,他手里又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钉子,也不管那只手是不是还扣在宣玑的脖子上,直接钉了下去。

    宣玑心里大骂:“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间,他从兜里抓出一枚硬币,那硬币上沾着火光,猛地往那只掐住他脖子的手腕上一按,“呲啦”一声,那手差点被烫糊了,本能地一松,宣玑蓦地躲开,与此同时,盛灵渊的钉子钉进了手心的血窟窿里,钉子这头进那头出,擦破了宣玑脖子上的一层油皮——幸亏他躲得快,不然得让老魔头一起穿成糖葫芦!

    盛灵渊毫无诚意地说:“抱歉,事从权宜,没想伤你。”

    宣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:“问候您妈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猛地被盛灵渊从虚空中拖了出来,正是阿洛津——眉心有血洞,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那位。

    抓住阿洛津的一瞬,周遭所有回忆的情景全部破裂,他们又回到了那个阴森的巫人塚里。

    盛灵渊出手极快,而且毫不犹豫,一眨眼的光景,阿洛津四肢,胸口全被钉上了钉子,他怨毒的目光却瞪在宣玑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瞪我干什么?!”宣玑气急败坏地捂着脖子,冤得胃疼,“他是拿我当诱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