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烟雨小说网 www.yyxsw.org,最快更新烈火浇愁最新章节!

    青铜鼎倒扣过来, 里头长宽大概跟普通的餐厅卡座差不多,深度略欠了点——个子高的成年人得低头。

    宣玑一把搂住盛灵渊, 翅膀迅速展开, 铺满了整个空间,垫在盛灵渊和青铜鼎之间, 把自己当成个隔热板。

    但很快, 他发现那口青铜鼎并不热。

    这是在天魔祭中毫发无伤的法器, 奔腾的岩浆从万丈高崖上砸下来, 它纹丝不动, 外头融金化玉的烈火漫过, 它的内壁竟依旧是冰凉冰凉的, 如果不是宣玑属火, 能感觉到周遭炽烈的火气,他几乎要怀疑青铜鼎外只是在下毛毛雨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不热,宣玑却没吭声——他把盛灵渊搂紧了些, 埋进那散乱的、沾了血的长发里, 不想松手。

    盛灵渊只好通过共感递过来一句话:“咳……我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宣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啧,把共感这茬忘了,真没隐私。

    盛灵渊推开宣玑的手, 他像是累极了, 难得没有坐姿端正,歪歪斜斜地靠在青铜鼎上,伸长了腿,按住伤口止血。借着翅膀上的光, 宣玑看见他的脸干燥而苍白,仿佛方才差点灼伤他的眼泪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青铜鼎把外面的声音放大了,鼎内的“隆隆声”震耳欲聋,宣玑微微动了一下,收起翅膀,只拔下一根羽毛别在胸口,当灯用,爬过去靠坐在盛灵渊身边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那岩浆乱敲的声音不见了——应该是青铜鼎被埋在岩浆池底,砸不着了。

    盛灵渊重新控制了派到肖征身边的乌鸦,乌鸦被肖征用鸟笼子装着,随身带上了直升机,直升机上声音嘈杂极了,肖征一边反复确认妖王影是不是真死了,一边喊人救火,赤渊上时断时续的信号突然又可以了,于是各种消息全都汇总到他这里。

    “赤渊上空的异常能量水平正在下降。”

    “全体水系特能就位……”

    肖征:“赤渊底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赤渊火山一直处在活跃期,但暂时还没有喷发。”

    肖征愣了愣,方才所有离得近的直升机上都看见了妖王影爆炸,异常能量直扑进赤渊,随后又被什么东西托了起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主任,碧泉山区分局信号恢复,汇报说方才他们那古墓所在山体突然火山喷发……是,我知道那山原来不是火山——好像是本该涌入赤渊的异常能量绕着全国转了一圈,跑到碧泉山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肖征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鸟笼上,乌鸦用喙轻轻地在木笼子上啄了三下,肖征这才发现,方才吓得毛都要掉光的乌鸦不知什么时候冷静了下来,一双眼睛重新散出黑曜石似幽光。肖征连忙打开鸟笼,那乌鸦却不急着出来,只是简明扼要地和肖征互相交换了一下信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,您被埋在岩浆底下了?”肖征听得头皮发麻——被一池岩浆扣在青铜鼎里,那不得烧成叫花鸡?

    “空气充足吗?有食物和饮水吗?怎么办?我这就派人到现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就见那乌鸦扑棱了一下脑袋,颇为新鲜地在笼子上的木架上蹦了两下,啄木鸟似的在上面戳了几下,好像在试那木架结实不结实。

    这幅鸟样陛下断然做不出来,肖征:“不好,又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断没断,别紧张,”那乌鸦周身的黑雾里蹿起一行字,“哎呀,这黑啾,真肥,这肚子……啧,还飞得动吗?”

    肖征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,但他知道鸟后面说话的换成谁了。

    因为连着共感,这支“乌鸦牌手机”相当于开了免提,宣玑能直接控制乌鸦,不需要盛灵渊转述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发信息,”宣玑说,“哟喂陛下我给你跪了,你这字写对的没几个啊!老肖你们也真够能猜的——等会别说出去啊,人皇陛下是文盲,太JB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肖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陛下虽然一些字短撇少捺,但也不影响理解,而且人家说话的时候言简意赅、速度适中,有一句是一句,看着就有条理。

    换成这货倒是不写错字了,一堆字蹦得跟弹幕似的,里头还掺着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拼音缩写与表情符号,一只鸟“啾”出了群鸦开会的效果,把肖主任看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,活像误闯了中小学生追星论坛的老阿叔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宣玑说,“不用营救,现在碧泉山就是个大火锅,你们别来送菜了,等温度降下来,我俩自己想办法出去,放心吧肖主任,我们小仙男对生存环境没那么高要求,不用吃喝喘气也能苟。”

    肖征干巴巴地说:“是哦?那真是节能环保。您这么仙,以后是不是工资也不用发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并且毫无必要!”宣玑从鸟笼里钻出来,先扑腾了肖主任一脸毛,又飞到了杨潮头顶上,往赤渊下张望。

    所幸,赤渊区域有宣玑花了三千年的时间布的一堆防护阵,在水系特能的努力下,被触动的法阵很快在着火点周围形成了一圈隔离氧气的水膜,不过片刻,森林大火已经控制住了。回响音水平也落到了一个稳定的数值,妖言惑众的主导音消失了,先前激起的强烈的怨愤与不干没了推波助澜的,开始渐渐低沉下去,被平心静气的疏导音乐轻柔地盖住。

    各地的外勤们反应过来,不少偷偷拿秘银放冷枪的被当场逮住,大多是月德公和玉婆婆一党的残余势力,缓过一口气来的外勤们迅速开始抓捕清剿,与此同时,黄局高调上交秘银技术之后,又在异控局开放的官网上列出了曾被回响音修改过记忆的人员名单,可以通过身份证号查询,后面备注了修改记忆详情与当时的处理人,并公示了补偿方案。

    随着天边泛白,人们像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,不少地区交通瘫痪,各大机构与公司都或多或少受了影响,很多还临时停了摆,但事情总算没有继续恶化。线上线下依旧是众说纷纭,有忙着修补自己破碎的三观的,有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